面对“社死”,我们该怎么办?

公众场合出丑,不小心说错话,无意中走错厕所……这都是令人尴尬的社死时刻。

每当遇到这样的场景,我们都会脸红的恨不能从这个世界消失,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你或者

嘲笑你。

而这就是聚光灯效应的一个体现。

1999年季洛维奇和佐夫斯基提出的【聚光灯效应】这个心理学名词。

面对“社死”,我们该怎么办?

其实,没有人会像你自己那样关注自己的。

为什么会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是因为你太在意自己在别人心中的评价和形象。

比如有的人爱脸红,他觉得“我脸红了,那人家就会笑话我,说我没见过世面,还会看到我

其他不好的地方,我想躲起来,这样人家就找不到我不好的地方了”。

这样的自我安慰不会让你朝着一个正面的方向来缓解脸红给你带来的不适,反而会让你走入

“隔绝外界”的封闭道路。

英国心理学家雷·克洛泽说过,脸红对于表达歉意非常有用。

如果你脸红了,不必担心,实际上,脸红的这个行为会在潜意识中缓解大家尴尬的境地,正

常人的反应会是,这个人还挺有意思,还挺单纯,还挺害羞。

不信的话,你随意抽取几个身边的朋友,询问,你脸红后大家的感受和看法是什么?

我们经常会说,只有自己尊重自己,自己看的上自己,别人才会从你尊重自我的基础上去尊

重你。

而太在意别人的评价,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你没有了自己对自己的正确评价。

我们不可能会顺意每一个人,就好像我们的朋友也不是永久性的,而是通过不断的接触和筛

选,对自己好的,和自己兴趣相投的,我们大家互相能够帮助的,这样的人才能成为我们的

朋友。

同样,如果在你的第一直觉上感官到有人对你的评价是非常负性的,讽刺的,你的回馈不应

该是随着这种人的抨击而否定自我。

反而一个礼貌的微笑或者自我玩笑的打趣亦或者选择忽略这种人,则会让你以最快的速度走

出这个复杂而又没有意义的关系群。

聚光灯会让我们把自己的不好的方面放大,而幽默则会让我们从这种聚光灯下大方的走出来

其实承认错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如果我们真的在某种场合做了非常不合适的举动,承认错误远比你花更多的经历和时间去隐

藏错误好的多的多。

“不好意思,刚刚失礼了”

“真对不起,我刚才太不好意思了”

记住,大部分的流言在承认错误面前就属于见光死的节奏。

想想,我都说了道歉了,承认错误了,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流言能在我背后作妖呢?

哪怕是我的裙子塞到内裤里了,我的一句“太尴尬了,不好意思哈”不仅纠正了我丢失的面

子,也让身边那些看到我窘迫的人,赞叹,“恩,这个女孩子挺大方的,遇事不慌,不错”

聊到这,大家对于聚光灯效应下的一些尴尬事件应该有所了解了吧。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目的为传播分享之用途,本站不承担版权问题;若侵犯到您的版权利益,请联系我们,会尽快给予删除处理!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